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尚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杨卫:尚扬

2011-07-28 09:14:2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杨卫
A-A+

  我最早知道尚扬先生,是1980年前后。那时,因为我喜欢画画,家里给我订了《美术》杂志,我就是在那本杂志上最早看到了尚扬的作品《黄河船夫》。据说,那是尚扬的研究生毕业创作。与过去我看过的描绘船夫的作品不同,尚扬的《黄河船夫》取了一个船舶在大风大浪中即将搁浅的角度,所有船夫不是在船上撑船,而是踏在泥水中与风浪搏斗,拼命地将船舶拉向岸边。画面中透着一种奋勇的力量,使我不由得联想起课本上收录过的苏联作家高尔基写的散文《海燕》:在这叫喊声里,充满着对暴风雨的渴望!在这叫喊声里,乌云,感到了愤怒的力量、热情的火焰和胜利的信心……

  我被尚扬的画面所征服,至今回忆起来,仍还为那个场景而感到一阵阵振颤。

  后来,我又陆续通过各种渠道看到尚扬的一些新作。那一时期,尚扬的作品大都与黄土高坡有关,笔下无论是人物还是风景,都呈现出一种艰窘与苦涩,让我不由得悲从中来,想起不可断绝的遥远过去。1985年,作家韩少功以一篇论文《文学的“根”》,掀起“寻根文学”热潮。但我觉得,美术还是滥觞于前,而尚扬正是那最先挖掘“灵根”的开创者之一。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后,我一路学画,一路考学,又一路上学,尚扬的作品几乎陪伴我渡过了整个青春期。我性格中一些深沉而苦涩的因子,就是在那个时期种下的,是受了许多类似尚扬这种作品的影响。这就是所谓的“种瓜得瓜,种李得李。”(《涅盘经》)对于我,正是因为早在青春期便种下了一些人生的哀愁,所以,注定了要借文消愁,后来转入文字工作。说起来,这也是一个人的宿命,躲不过,逃不掉。

  1989年学潮之后,尚扬受到牵连,不得不卸任湖北美术学院的领导职务。此事也一度影响到尚扬,让他的画风有过一些转变。熟悉尚扬艺术轨迹的人都知道,这期间,他画过一批《诊断》系列,画面的伤痕效果与阴霾气氛,让人不寒而栗。从中我们能够读出尚扬当时的心境,有一种痛心疾首之感。不过,尚扬后来意识到了揭示疼痛与病疾,也许并不能解决问题,还得需要文化的治愈,需要心灵的救赎。这也就催促他走向更深的传统,从古代智慧中寻找超逸的精神营养,由此也就诞生了著名的《大风景》系列。

  《大风景》系列作品,因为创造性地转换传统中国的山水画资源,为全球化时代提供了一种不同于西方风景画的东方图式。所以,作为一种文化身份的象征,受到批评界的普遍关注。2003年,我在北京犀锐艺术中心策划的《风景》当代艺术展,就是受了尚扬作品的启迪,为的就是探讨一个文化差异与文化自证的问题。尚扬参加了我的那次展览,说起来,那也是我与尚扬首次正面打交道。

  尚扬是一个非常谦和的人。与人交往,不分薄厚,对谁都能够同施仁爱。这是我跟尚扬打交道得出的一个结论。我想,之所以他能够在中国当代艺坛长盛不衰,持续地赢得大家关注。这大概也是一个原因吧。

  所谓吉人自有天相,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仁者无敌”。(《孟子•梁惠王上篇》)尚扬不仅是生活中的智者,也是艺术界的仁者。

  《大风景》系列作品之后,尚扬并没有松懈,而是继续着他的探索之路,开始了更为深邃的“董其昌计划”。此时的尚扬早已年过花甲,暮年再求“变法”,变不好可是会前功尽弃的。但尚扬不管,探索的意志支撑着他,使他总是能够孤注一掷地独僻新境,开拓未来的可能性。2009年“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授予的“终生成就奖”,几乎全票通过颁给尚扬,理由就在这里。在于尚扬不仅创造了一种深刻的艺术,而且在人格上也树立了一种积极向上的样板。

  说到这里,我想插进一个细节,也许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尚扬。那是在2009年“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的授奖之后,批评界召开了一个有关“尚扬艺术”的研讨会,我被邀请到会,并发了言。那天的会议异常活跃,因为有尚扬这样一个丰厚的案例,大家似乎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话题,以至于准备三个小时的会议,开了四个多时晨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不想,待我们从会议室出来,却看到尚扬独坐在门外。他是来答谢我们的,准备请大伙吃晚饭,人其实早就来了,但为了让我们能够畅所欲言,他没有打扰我们,而是一直候在哪里,一个人默默地等到了天黑……

  这,就是尚扬,一个传统价值中“低调处世,高调做人”的当代典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尚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